个人亲身经历为你解读西安按摩技师加钟真功夫

  一毕业便来到西安一家地产公司工作。记得刚刚毕业那两年的那些时光,总是那么难忘。白天,在低廉的试用期工资和正式工工资下,勤勤恳恳吃苦耐劳像牛像马一样为资本家门创造着超额利润。那时候的劳动,基本上是准备好的让资本家们盘剥的。那个阶段是无数毕业生的一个必经过渡期。白天几乎没有丝毫的空余时间,也就没有自我的天地,于是晚上的到来,显得格外令人兴奋。尽管,有些时候领导还会特地前来“看望”——由于零时需要发布额外加班的消息。
 
  那时候其实晚上倒也没有特别的节目。大多依然是上上网、玩玩游戏而已,就像是延续大学生活的遗风。偶尔有时候实在太闷了,有人提议出去玩玩的话,大家就约几个人出动。酒吧去的很少,因为人生地不熟,因为总是听说酒吧有些奇奇怪怪甚至很变态的人,而且西安也就那么个酒吧街,没几个场所。显然我们良民家的孩子,做的是良民的事。晚上出去吃吃饭便是经常,因为首先吃饭是个必要,再者大家聚聚聊聊打发时间。如果还有空余时间,大家相对都有兴趣的,莫过于去洗澡按摩,当然,按摩有正规的,也有很HIGH的,但是最精彩的莫过于,正规的又是能让人很HIGH的。
西安按摩哪的技师好
 
  参加工作以来,我、吴少、小王子几个人算是比较合得来的了,所以大家一起出动的时间概率相对较多。而且经常出入那些所谓情色场所。我们能做到出淤泥而不染,又能意犹未尽,实乃造化。
 
  记得08年,当时我和小王子已经换了一个部门,而吴少还在原来的部门,但是相隔不远。尽管分开,但是每当吴少晚上有空之余,总是会骑着电单车,来找我们一起去HAPPY。当然,大部门还是去按摩。而其中有一次的经历,让我彻底了解了按摩美疗师的加钟真功夫,以及吴少的风流不羁。
 
  那天晚上吴少先是打电话过来问我们在忙什么,有没有空。得知大家都有空都想去玩一玩,于是一拍即合,约好在NP街口打的去豪爽天中心按摩。
 
  很快我们就到了约定的地点,大家一见如故,上了车;三个光棍,个个浑身干柴烈火,一路插科打诨,春心随着疾飞的的士车而划破夜空,不停地荡漾。
 
  很快来到了目的地。豪爽天洗浴按摩中心外景霓虹闪烁,浮光闪烁,室内金碧辉煌,极尽奢华。我们才到门口,门口服务员两排十几个女人连忙齐声问好。然后是一位领队的过来询问我们要上哪一楼。
 
  “三楼是按摩中心,四楼是桑拿中心,五楼是夜总会,六楼以上是客房。”领班说道。我们说去按摩中心。
 
  一上三楼,前台询问,需要中式还是泰式按摩还是其他,我看了看挂在哪里的服务项目,有各式各色的按摩名称,当然,比较扎眼的,还有全身按摩、生殖保健服务项目。嘿嘿。
 
  “要不要来个全身按摩?”吴少微笑地问。
 
  “随便了。”小王子好像领会了什么笑道。
 
  “啊,那是不是要脱光了推?”我有些不好意思地问。
 
  “那当然啊,你想推那个油要是不脱衣服,那不弄脏了衣服。”小王子笑道。
 
  “那我就普通的按摩吧,你们要全身按摩的话就去吧。”我不好意思地笑道。
 
  “那就一起要普通的欧式按身吧。”吴少看了看时间,就和前台说道。然后我们就开始选技师。
 
  “69号有没有被叫?”吴少问一个领班。
 
  “有哦,不过还几分钟就下了。你要不要稍等一下?”领班说道。
 
  “可以,那就先点69号。”吴少就点了69号。
 
  “我要38号,她有没有空?”小王子问道。
 
  “有。”领班答道。
 
  “你呢?”小王子问我,
 
  “我。。。啊?随便。。。”我说道。
 
  “那我就随便给您点一个靓女啊。”领班答复我道。
西安按摩哪的技师好
 
  于是,我们就这样,点了各自的按摩美疗师,跟着领班,来到一个三人的按摩房。按摩房里灯光昏暗,装修得朦胧迷离,色调昏黄,感觉起来似乎很适合那种男女运动的气氛。看到这种布景,很容易让人往那些方面想哦。
 
  我们看了房间,然后就去冲凉。冲凉房很大有很多人。不时地有人进进出出,摆钟晃来晃去十分忙碌。洗完澡换衣服的时候,我看到吴少不穿内裤就换上了浴室专用的大马裤。就觉得很奇怪。马裤的裤筒那么大,按摩的时候要是脚稍微一抬高,可就走光什么都露了啊。反正我把内裤穿上。
 
  换完衣服,当我们出来经过一个走廊的时候,我们看到一群的美疗师,全部穿着几乎半个胸部以上全部裸露的金色短裙子,排成队上四楼去。吴少说,一定来很多客人了,她们这是去接受挑选。随后,我们就来到预定的房间躺在按摩的床上等待美疗师们的到来。期间,我们又开起了玩笑。
 
  “小王子,你叫的号好奇怪呀,你这不是想骂人家吗?38号,果然好浪啊,哈哈。。。”我故意说道。
 
  “38号比较靓女好不好,而且是熟客,我都认识她了。”小王子诡笑道。
 
  “原来是老相好啊,哈哈!”我大笑。
 
  “我这个叫靓女,吴少那个号码才叫浪呢!”小王子呵呵笑道。
 
  “69号怎么浪了?”我有些奇怪说道。
 
  “嘿嘿,69号,69式啊,还不够浪啊。”这时突然吴少和小王一起爆笑道。我一听马上明白了,也哈哈大笑了起来:
 
  “果然是一群淫贼,物以类聚啊。”
 
  说笑中不知不觉,按摩技师到了。吴少那个最小巧最漂亮,小王子的也很漂亮,而我那个很一般。而且,吴少和小王子的,似乎一见如故,总在说,又见面了云云。
 
  很快,按摩活动正式开始。我做了那么多次按摩,还是怕痒,总是在不停地笑,害得技师也有些举手无措。人家按摩是在享受,我按摩似乎是在受罪。
 
  而吴少和小王子呢,则在那里和美疗师们有说有笑。美疗师们忌讳别人问她们来自哪里。大家就聊生活,聊工作,有时聊老乡,还有聊男女朋友的。当然,他们两也不忘夸奖各自的美疗师按摩的舒服,人长得漂亮,还不是挑逗地开者玩笑,聊着荤段子。小编在这里多说一句,当时给我安排的那个美疗师,现在大家在搜索西安洗浴袁梦的时候,还是可以找到想要的服务的。
 
  到了半个小时以后,小王子几乎不出声了,看他,他好像睡着了。而吴少那边,还断断续续有些讲话,不过声音有些紧。他的两只脚,一会儿抬起这只,一会抬起那只,一会儿一起隆起,要那个美疗师这样按,那样按,然后说,“啊,对,这样舒服,这样按真舒服!”那个给她按摩的美疗师开始说说笑笑,后来几乎没声音了,只是把头偏向其他地方看,没有正视吴少所在位置的前方,只是不停地按着按着。我没有太多在意,因为我进来的时候,他们说的很明确,这里按摩与洗桑拿分得很细,按摩是正规的。
 
  后来快到钟了,给吴少按摩的那个美疗师又把头正对吴少的身躯,不停地抬起吴少的左腿右腿,吴少的马裤就回缩到了腿叉叉处,弄得两条大腿光光露出没裤子似的。那个美疗师不停地按摩着,并且有些盼望地一直反复问道,要到钟了,靓仔要不要加钟?要不要加钟?
 
  吴少问我们说加钟不,说再加一个钟吧,反正还早,再加一个钟吧。我一看快11点了,第二天还要上班,于是就想早点回去,然后小王子说随便了。后来吴少想了想就说,那就回去吧,下次再来也是一样。
 
  于是我们到了钟就回去。
 
  后来上了车,小王子有些打趣地说道,问我怎么不加钟,说人家吴少和靓女正生情愫,没想打就这样中断了,有些怪我。我有些莫名,生情愫?我说那种正规的地方怎么会生情愫啊,有些不解。然后吴少就回过神说话了。
 
  他说给他按摩那个女孩子对他有些意思,还没有男朋友。而且刚才他故意没有穿内裤,当她第一次隆起他的腿来按摩的时候,由于裤筒很大,吴少的那个什么的那个女孩子全部看到了,而其他看到那女孩子当时就不说了话,脸也红了,抬头看别处。但事后来又似乎故意地在他那附近按来按去有意为之,而且不时地有意无意摸碰他的那个东东,好生挑逗啊。
 
  吴少一边说,一边淫笑,说如果我再加一个钟,说不定还能搞搞震,说很有可能今晚她就是他的了。
 
  我彷佛恍然大悟。就回复吴少说怎么不早点暗示,浪费时机,又说怎么不单独加个钟,那样最好。后来吴少说,“算了算了,以后有的是机会,这样欲擒故纵,说不定更有滋味。你们没来,我一定会加钟;那你们要回,我也能不能重色亲友是把,哈哈。”吴少笑道。
 
  果然是风流人物。果然是有效的加钟真功夫。
 
  这美疗师留住男人加钟的手法,让我想起了另外一次经历。
 
  那是有一次同学昌子从珠海来西安来面试,顺道来我这里玩了几天。我有一天晚上带他去按摩,经历让人印象深刻。
 
  我们去的是春江楼按摩保健中心按摩。当时,领导要来西安,全城服务行业风声鹤唳,很紧张很小心。我来的这家按摩中心,一开始领班说,这里是正规的按摩中心,不提其他服务。同学表情似乎有些复杂。之前我问他要不要去找个桑拿的地方玩,他就说,那我也得去。我就说我带他去,我请客,但是我就不进去了。他就说那不行。后来就来到这里了。我们确定要按摩后,就来到了三楼。
 
  洗完澡进了房间来了两个技师。一看真有些扫兴,年龄都比较大,而且他们说他们这里的技师是真的注重专业性的,而不是服务性,所以年龄和姿色不是特长。和技师聊了一下,技师才说到了其他服务项目,主要是指按摩,我的同学似乎来了兴趣,就说,他干脆要按摩。问我要不要,我有些不好意思,还是最终要按摩,然后同学就选择了按摩,原本说要换房间,后来一看没空房,还是在一个房间。但是我觉得蛮不好意思的。因为两个陌生女人,一个脱光的男人,一个不肯脱光的男人,在一个房间,多少有些搞笑。我不好意思想笑,又怕同学误会就忍着。
 
  两个女人,一个小孩都18了,再帮我同学按摩,她说她是医院的医生,来这里是兼职。另外一个看起来也有30岁,在给我按摩。两个女人一进门,就主动聊一些关于性的方方面面,有关于客人找美疗师的,有关于朋友嫁了有钱老公的,有关于同事混出名堂的,当然更少不了关于那些做J做Y的男女们的长篇故事。更有甚,她们讲了蛮多关于一些客人在他们这里自慰和要求美疗师帮客人打F机的八卦的。总之大概的意思是,这有什么,你们两要这样的服务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 
  讲着讲着离到钟不久了,于是那个医生就问我同学:
 
  “靓仔,要是不我帮你打F机,要的话加70块钱,或者加一个钟。要不要?要的话换个房间,现在抓的很紧,要的话就赶快啊。”我同学看了看我,然后说不要。
 
  然后我的按摩美疗师也问我同样的问题,我说昌子你要就加吧,我等你。我不要。
 
  然后两个美疗师先后说,“两个一起来加吧,不要多少钱的,很多年轻人来这里都是喜欢这项服务的,我们的手法很专业的,一定会很爽的,靓仔,一起加吧!”
 
  我想了一下,再次问了一下同学,他说按摩可以了,回去了。我们就回去了。
 
  后来几天的聊天中我了解到,原来昌子的同学去西安玩的时候,直接问他有什么好玩的。开始昌子带他去洗脚,他的同学说不过瘾,说你们西安就这么点玩的啊,后来没办法,昌子带他去找了所谓的按摩美疗师。昌子就这样交出了第一次,而他的同学那一次,由于过于猛烈,背上被按摩美疗师的指甲抓出了许多印痕,后来他的同学吓得半死,去医院做了个全身体检,还好平安无事。
 
  我想,昌子那次来我这一定蛮失望的吧。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69anmo.com/gywm/410.html